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首页 | 大发快3 | 资讯中心 | 学科先容 | 师资力量 | 组织机构 | 科学研究 | 人才培养 | 学生园地 | 校友你好 | 联系大家 
 
 校友风采 
 老照片 
当前位置: 首页>>校友你好>>校友风采>>正文
王喜良(1958级):重温在辽大化学系的岁月
2018-01-18 13:27  

    一、初识化学,幸得良师

    我与辽大化学系的缘分要回溯到1959年3月初,那正是辽大化学系成立之时,我有幸从中文系被抽调到化学系,并从此在一个新的领域,开始了我的学习成长之路。

    正值成立初期,化学系教学设备严重不足,大家就从购买一只烧杯、一支试管开始,不断填补大家实验器材的空缺,渐渐的把大家的化学系建设起来。

    也正是因为起步晚、底子弱,为了尽快把耽误的时间抢回来,化学系的授课采取加速模式,老师们每堂课向大家灌输很多常识。那时,薛月倩和吕云阳两位老师用半年的时间为大家讲完了戴安邦编著的《无机化学》上下册,刘振勤老师亲自为大家教授完汪葆濬编著的《分析化学》,而且刘振勤老师非常重视实验,经常会到实验室现场引导大家。就这样,大家这些“弃文从理”学生渐渐的从“丈二摸不着头脑”的状态到迷上了化学。

    印象深刻的一次是,我在做“阳离子全分析”实验时,刘振勤老师向我提问了一系列的问题,我都答对了,而且试验的结果很正确。那是我转入化学系后的重大收获,也增添了我钻研化学和“攀登科学高峰”的信心。由此,我也更加珍惜时间学习化学课程、复习化学功课,并且反复参加实验。也正是因为我的努力和钻研,引起了化学系领导的注意和重视,并从此在化学学习与研究之路上开启了新的篇章。

    1960年5月中旬,化学系因为教师短缺,在时任化学系党支部书记韩大钧的组织领导下,我和其他几个同学,被抽调为预备教师,先期跟班学习,参加教学实践活动,并在后期选派到北京大学学习。1960年8月27日,我离开辽大化学系到北大化学系代培学习。

    大约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黄治清(大家曾同去北大代培学习,毕业后他回辽大化学系任教)陪同下到辽大宿舍看望过已退休在家的刘振勤老师,那时刘老师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但他仍兴致勃勃的回忆起当年他引导大家学习的那段时光。不久刘老师去世了。我永远不忘刘老师谆谆教导。

    从1959年3月到1960年8月,在那金子般宝贵的学习岁月里,我在辽大化学系接触化学,并走上化学科研之路,感谢辽大化学系老师们的言传身教,感谢辽大化学系对大家的培养,我永远铭记于心。

    二、教育、生产相结合,开启科研之路

    在当年“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 教育思想的引领下,辽大化学系高度重视教育实践活动,并由刘振勤老师负责成立“分析检验所”。在分析检验所里,通过对外接的化工产品进行化验,开启了学生们的科研探索之路。

    我是最初进入分析检验所的学生之一,和实验员李桂茹负责完成了两项化工产品的检验。其一是对市内一家木材厂“自力更生”生产的白炽灯钨丝,进行含钨量测定。其二是对外市一家工厂生产的航空汽油测定凝固点。在当时,这两项实验并没有现成的方法可供借鉴,对于刚接触分析化学的我来说,简直无法下手。但是任务必须得完成。于是就图书馆、实验室两边跑,一边查资料,一边请教刘振勤老师,就这样连夜完成了化验方法的设计。记得航空汽油测定凝固点时,大家用了很多方法,最后需要固态二氧化碳,也就是干冰,当时大家跑遍了市内的工厂,终于在铁西区的一家工厂找到,得以完成了航空汽油的测定。当时,大家把化验结果报告给刘振勤老师时,他高兴地说,这是为化学系挣得的第一桶金。就这样,在社会生产的巨大需求下,辽大化学系积极开展教育实践活动,引领大家走上了科学研究之路。

    三、 杨家杖子,提纯稀有钼元素

    1960年春季,化学系接受了对辽宁省锦西杨家杖子钼矿的科研项目。

    在辽大的一间保密的平房实验室里,我带领于风来和曲富田一起进行杨家杖子钼矿的分析提纯工作。当时,大家的实验室有几口大铁锅连着炉灶、许多大唐瓷盆、一些化学试剂以及装在麻袋中的黑色钼矿粉。

    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下,大家开始了最初的科学研究。大家先是称量出一定量的钼矿粉,与其它化学试剂一起加热,使得钼矿粉能够溶解。其间,经过若干步骤,制成钼酸铵溶液。再将钼酸铵溶液放在搪瓷盆中结晶。经过几天日夜兼程的试验工作,制得了钼酸铵溶液。大家把这一科学结晶放在广口瓶中,向化学系报捷,并被送到校助功俭学展览会中进行展览。

    后来,经过试验,杨家杖子钼矿是含钼较高的富矿。当时,大家为能够参加辽宁省富有的稀有元素的开发而感到无比自豪。

    四、试制“半透膜”,取得重大科研突破

    在“大跃进”那个年代,有一句最流行的话叫做“敢想敢干”。虽然化学系刚刚成立不就,学生学的不多,学的也不扎实,但是系里领导仍是号召大家要“敢想敢干”。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系里把大家分成许多科研小组,去搞科研攻关。大家组是由罗玉山带领,组员有我、黄治清,杨淑硕等七八个男女同学,大家接到的科研任务是:到位于沈阳市和平区中华路马路湾附近的沈阳自来水企业研制“半透膜”。

    “半透膜”是什么呢?它是化验自来水水质的必需材料。当时大家国家使用的“半透膜”全部由苏联提供。中苏关系破裂后,“苏修”卡大家脖子,不卖”半透膜“给大家。大家接受到这个带有政治使命的科研任务后,马上带着行李扎营在自来水企业的化验室里。先是由自来水企业方面先容情况,参看半透膜样品;然后是设计研制计划,并进行人员分工。就这样大家小组成员有的回校请教老师,有的查看试验资料,有的领取仪器药品,紧张的投入到反复试验制作的工作中。当时经过7个日夜奋战,大家终于制成了“半透膜”。

    最后,经过自来水企业化验员的实际验证,这种“半透膜”能够成功分离出细菌。大家敲锣打鼓,写成大字报,向校党委报捷。这项制造也被认为是辽宁大学当时的重大科研结果。

    五、红砖厂,硅胶盐应用科学研究

    在当时那个年代,与工农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是最响亮的口号,在这种思想的感召下,当我和小组成员在基层单位调研过程中了解到沈阳市铁西区一家红砖厂的工人师傅要研制陶瓷刀时,大家马上决定留在红砖厂,同工人师傅一起搞硅酸盐应用研究。

    首先,大家把做陶瓷的原料高岭土(主要是含硅铝酸盐)经过粉碎,水洗,与过量的火碱溶液放在大铁锅里煮;其次,对煮好的溶液材料进行过滤;接着,再用盐酸中和过量的火碱,在不同的酸碱度情况下,制成硅酸这两种氧化物就是在高温条件下烧制陶瓷刀的原料。同时也是制造金刚砂、刚玉等高硬度物质的原材料。和偏铝酸胶体;最后,继续加热制成法向的二氧化硅和三氧化二铝粉末。这两种氧化物就是在高温条件下烧制陶瓷刀的原料。同时也是制造金刚砂、刚玉等高硬度物质的原材料。

    陶瓷刀用于高速切割金属,不淬火,保持硬度大,可以代替合金钢。至于该厂是否制成了陶瓷刀,大家没有参加研制就回学校了。

    这次几天的短暂的“三同”中,大家深刻地体验到这些工人师傅身上有许多高贵的品质。他们热爱劳动,艰苦朴实,敢想敢干。在大家问及将来还要搞什么科研项目时,他们说,要制造导电玻璃,不沾水玻璃(用于做汽车车窗)一面透明玻璃等。通过和工人师傅们的接触,我对毛主席说的“卑贱者最聪明”这句话有了深刻地理解。

    红砖厂领导对硅酸盐应用这项研究很重视。大家离开时,特地开了欢送会,并用轿车把大家送回学校。这是我第一次坐上轿车。记得那天还下着小雨。大家离开工人师傅们时,真的有些恋恋不舍。我手里还留着在那里留存下来的一张照片,照片上写着“段先进工编辑那维一”,那师傅是硅酸盐应用主要研究成员。这张已经泛黄的带着光荣花的那师傅的照片,见证了大家与工人师傅“同吃,同住,同劳动”的宝贵经历。

    回忆在辽大化学系的宝贵时光,恍如场景重现,那些人,那些故事,那经历过的年轻岁月,深深的改变了我,让我在人生道路上蓄满力量,勇往直前!感谢辽大化学系!感谢辽大精神!

 

编者注:编辑王喜良,辽宁大学化学系1958级校友,该文作于2013年毕业50年之际。文章经文学院校友姜雪修改,一并感谢。

关闭窗口

大发快3彩票-大发快三全天计划表-大发快三计划App  版权所有:大发快3彩票  邮编:110036 
电话:024-62202380  传真:024-6220238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